欢迎访问中国爱国同盟会官方网站!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内地党委

学懂弄通悟透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

2021-07-19 光明日报—光明网  段虹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立足当代中国,回首建党百年峥嵘岁月,展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仅给人一种情感的穿透力,更让人感受到一种理论的真理威力。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归根到底是因为马克思主义行。”为了更好地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这一重要讲话精神,使之深入人心,首先就要学懂弄通悟透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

  学懂弄通悟透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我们必须从比较研究的角度来审视和考察马克思主义。所谓比较研究,即是与人类思想史上的其他堪称伟大的理论体系相比。作为一种经得起实践和时间双重检验的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的独特优势到底在哪里?诚然,经过研究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那些在人类思想的长河中占有一席之地的思想理论比较起来,其优长和优胜之处可谓多矣。但是在这些众多的、可以真正构成理论优势的方面,最为重要的还是要数马克思主义在理论诉求和价值立场方面的优势。从理论诉求来看,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及其发展者均致力于人类“必然王国”的探索和研究,以便从中找出可以通达人类“自由王国”的科学而光明的大道。而从价值立场来看,马克思主义本着上述理论诉求,将人类发展史上最为先进的阶级和群体即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作为自己观察时代大势、把握历史主动、赢得未来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更为重要的是,在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脉络体系中,这一特定的理论诉求与价值立场彼此之间互相激荡、辩证统一,使马克思主义在科学性、整体性、革命性方面具有别种理论不可比拟的优越性。

  学懂弄通悟透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我们还必须从形式特征的角度来认识和把握马克思主义。所谓形式特征,即是说在创立和发展过程中,面对人类数千年创造和累积的文明成果,作为一种内在逻辑关联环环相扣的理论体系,马克思主义表现出了怎样的理论品格;而面对不同国家的独特国情,作为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性理论体系,马克思主义又折射出了怎样的实践品格。我们知道,马克思主义自创立以来已经走过了170余年的风雨历程,这为我们分析和研究马克思主义鲜明的理论和实践品格提供了可能。就理论品格而言,马克思主义对于人类一切文明成果和智慧结晶,不但没有采取简单化的一味拒斥抑或照单全收的形而上学态度,而且还娴熟运用一分为二的科学方法,对之作出逻辑与历史相一致的辩证分析,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而达到为我所用、创新发展之目的。因而,马克思主义在迄今创立和发展的整个过程中,表现出了一种科学分析、开放包容的理论品格。至于实践品格,这里不妨结合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实践发展来谈。我们知道,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从其诞生之日起就把马克思主义视作自己的灵魂和旗帜,在带领中国人民革命、建设、改革的百年奋斗中,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坚定不移走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道路,形成了一系列重要的思想理论成果,从而充分彰显了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开拓创新的实践品格。

  学懂弄通悟透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我们更要从内容实质的角度来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所谓内容实质,即是说要从马克思主义这一科学理论体系的主要研究对象和重要理论形态角度来考察和破解马克思主义之于近现代中国所孜孜寻求的民族解放、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相关性和契合度。也只有在深刻全面地理解和把握了这种相关性和契合度前提下,“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归根到底是因为马克思主义行”这一重要的论断所包含的真理内容和理论光芒才能得到切实而合理的说明。

  我们知道,马克思主义是把寻求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作为自己的主要研究对象的重要方面,但问题是,马克思主义理论视野中的“个人”都不会是超时空的抽象存在体,而总是处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之中的,因而,社会性构成了任何“个人”真正的存在本质。也就是说,个人要寻求自由全面发展,必须从社会关系所交织而成的社会形态的革命性变革角度来思考和推进,这便构成了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的社会形态学说。而自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屡遭苦难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当时的中国从社会形态演进的角度而言落后于世界潮流的发展,而要在这种情形下,把握历史主动、赢得民族未来,中华民族就必须学习和接受最为先进的科学理论以作奋起直追的行动指南。经过艰辛探索,当时中国的志士仁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马克思主义,并组建了自己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而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中国人民创造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成功实现了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而今又全力奋进在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上。

  当然,要真正学懂弄通悟透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我们绝不能满足于以上的简要论述,更要结合当今时代,原原本本地去读原著、学原文、悟原理。

  (作者:段虹,系哈尔滨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黑龙江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